父母邦 · 快乐亲子生活! 北京

公办园稀缺入园成拼爹游戏

2013-05-16 21:34:51 进入育儿交流圈圈子


  目前全国各地幼儿园招生正在火热进行中。记者采访发现,公办幼儿园因为没有统一、公开、成文的招生管理办法,各主办单位各自为政、自行其是,导致公办幼儿园的“一位难求”甚至超过中小学校的“名校之争”,“择校热”之再上演“择园热”。


  公办园“稀缺” 入园成为“拼爹游戏”


  广州刘先生感叹,上个公办幼儿园怎么就这么难?从“被赞助”到“被自愿”,没有相当的条子、票子别想上。


  王女士为担保儿子一年后能上公办幼儿园,提前一年报了公办幼儿园的“亲子班”,每学期5000元。“其实就是花钱买名额,"占个坑",担保一年后能上这个幼儿园。”


  广东省政府督学李伟成说,公办幼儿园办学历史悠久,办学规范化程度高,且收费低廉,“价廉物美”的东西谁不抢?然而,目前各个地区公办园的比例都非常低,在公众对学前教育的需求不断提升和优质资源如此稀缺的矛盾对比下,入公办园渐渐沦为“拼爹游戏”。


  自2010年《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下发以来,各地对学前教育的重视程度、政策密度、投入力度前所未有。然而公办幼儿园的“乱招生”,社会上质疑之声越来越响亮,一些城市也开始了艰难的改革之路。


  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不久前向媒体通报:公办幼儿园招生方案即将出台,核心内容是以抽签、摇珠或电脑派位的方式招生。有关人士透露,该方案有望在2013年实施,将拿出公办园50%的学位派位。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教育工作者告诉记者,事实上,赞助费也好,捐资助学费也罢,都是直接上交财政,然后再由财政以教育经费的名义划拨下来,就是说,名义上是财政投入学前教育经费,实际上是由“票子生”们埋单。


  公办幼儿园“零门槛”公平招生遭遇现实困境


  从拼爹、拼房、拼票子到“零门槛”的公平公正公开招生,教育部门和幼儿园可谓是煞费苦心。但是,这个理想愿景在现实中有没有可操作的空间?众多专家和教育界人士表示,把义务教育阶段“电脑派位”招生引入学前教育是一个发展的趋势和方向,但是当前还缺乏可行性,要逐步实现。


  困境一:取消机关办幼儿园阻力大。


  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办幼儿园,为的是让本单位职工安心工作。另有少量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办的,作为“示范园”。改革开放之后,企事业单位剥离“小社会”,纷纷关停了幼儿园,或者转制为民办。而教育部门和党政机关由于有财政经费保障,不仅保留幼儿园,而且越办越高级。在广东,评上最高等级“省一级幼儿园”的,几乎全是公办幼儿园。


  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江东坦言,要改变这个现状需要协调多个部门,并不是教育部门一家所能决定的。


  困境二:布局不均衡,公办园派位面临操作难。


  广州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教育工作者说,如果按就近入园原则实施按地段“电脑派位”,基础条件必须在划定的每个区域内都有一至两所的公办园,但是现实情况是,公办园往往集中在某几个区域,布局相当不均衡。


  据了解,深圳市公办幼儿园占所有幼儿园的比例仅4%,广州不到30%,北京、上海不足50%,而且大量集中在城市中心区。


  困境三:缺乏刚性法律法规保障执行。


  深圳梅林一村幼儿园园长姚艺说,学前教育并不同于义务教育,没有法律对招生明确规范。即使有教育部门的指导性意见,却缺乏刚性约束。中小学招生及管理可参照义务教育法,其它类型学校招生可参照教育法,可是学前教育目前还没有可参照的法律。


  公办园招生应有法可依 呼唤学前教育立法


  公办幼儿园呈现出这样的局面:一方面蛋糕越来越大、越来越甜美诱人;另一方面,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公办幼儿园僧多粥少的局面难以彻底扭转。如果没有公开公平公正的招生规则,公办幼儿园这块大蛋糕,反而加剧教育不公平。专家认为,把义务教育阶段就近入学、电脑派位的招生方式引入到学前教育是一个趋势。


  相关部门负责人邓静红曾提出,每年大量的财政经费流向了机关幼儿园,然而这些幼儿园却只向内部子弟开放,剩余的学位,以收取高额赞助费的形式招“票子生”。公办幼儿园这种不合理的招生制度必须改变。


  专家认为,最根本的解决之道在于尽快出台学前教育法,让公办幼儿园的招生不是各个部门或幼儿园个体的行为,真正做到有法可依,并从法律的角度明确学前教育的地位、性质、管理、招生以及政府财政投入等各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