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邦 · 快乐亲子生活! 北京

陕西遭引产孕妇称被强按手印 家属收到要钱短信

2013-05-16 21:34:51 进入育儿交流圈圈子


  “4万,一分不能少”“如果她不情愿,手术根本无法完成”


  “在打引产针之前,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活的呀!”昨日,冯建梅说,孩子的在8月,打引产针那天,怀孕整7个月零4天。“引产之前,孩子的活动一直很正常,但打过引产针,肚子里就没有动静了。”


  对冯建梅的孕期,计生办工作人员称,她引产时,“怀孕期只有6个月,并非7个月。这个,医院的检查可以说明”。


  但镇坪县医院称,所有相关孕检材料当日已交给由县上组成的紧急处理小组了,对于冯自称在医院被强行实施孕检并在术前谈话记录上强按手印的说法,院方负责人称,所有医疗操作都是按程序走的,并未强迫冯建梅,而且,“因为需要穿刺,如果她不情愿,引产手术根本无法完成。”


  “一只手被强迫着按手印”


  冯建梅称,从5月30日上午开始,镇上的人就一直跟着她,6月2日早上9点多,镇上来了很多人,将她从亲戚家架上了救护车,虽然她挣扎着,可无济于事——“他们怕我看见,用我的外套把我的头蒙住,所以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把我架上去的。”6月13日下午,病床上的冯建梅把枕边的黑色外套拿出来让记者看。


  对此,曾家镇计生办一位工作人员称,是“冯建梅自己走的,没人架她”;只是“在过桥的时候,大家把她扶了一下”。


  冯建梅被带到镇坪县医院后,被要求做孕检。尽管她极不配合,但还是不得不做了B超,随后又抽了血。做B超时,孩子还是活的。抽血过程中,因为她平时就晕血,因而反抗极大,最后“我被他们拉住,一个女的扯住我头发,就把血抽了”。


  冯建梅远在渔坪村的公公得知消息,立刻赶到了医院,和在场的镇上及计生部门的人理论,后被人带到街上,等转了一圈再回来,楼梯口已被人守住了,老人上不了医院的楼。


  下午医院上班后,冯建梅被要求在术前谈话记录上签字。当时,“我不愿意,他们就用枕头蒙住我的头,两个男的,一个捉住我左边,一个捉住我右边,右手被捉住写字,另一只手被强迫在按手印。”冯建梅说,自己都急了,可拗不过对方力气大,“上面的指印也按得乱七八糟。”


  对此情节,医护人员称不知情,并称相关入院材料不能看。


  由于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冯建梅被推进了手术室。大约下午4时左右,医生给其打了一针麻药之后,又给她打了引产针。6月3日晚,得知情况的大姐邓吉梅赶到了病房。4日凌晨3时,一个婴儿离开了冯建梅的身体,当时冯建梅要求看一看这个婴儿,医护人员同意了,面对着凄惨一幕,在场的邓吉梅便拍下了冯建梅和这个过早离开尘世的女婴的照片。这个孩子,后来埋在了老家后面的山坡上。


  6月2日当天,远在江苏的二姐邓艳接到一条短信,短信是一个18992521###的号码发来的,内容是:“4万,一分不能少,我都给你爸说了,他说没钱那还能怎样,还是你们大意了没当回事。”


  据当时和邓艳在一起的妹妹邓吉彩说,当时她们和对方联系上后,才知道发短信的人自称曾家镇计生办的袁芳,还说,这些也是上面的意思,他们只是工作而已。


  就网上当地计生部门就引产一事的回复,冯建梅的丈夫邓吉元说,其实此事根本就不是户口上的问题,原因就在于没有交4万元的押金,而这笔押金属于什么性质,对方没说,他也不清楚。


  曾家镇计生办的袁芳证实有此事,称冯建梅是非农户口,故生二胎不合法。4万元系保证金,只要她把户口搬过来,钱还是要退的。